“多苗而不真为伤”

  《后汉书·五行志》未记农事不成的内容。成书于南朝期间的《宋书·五行志》,记录了两段农事不成的故事,撰者沈约遵照刘向的概念,且称班固曰:“无水旱之灾,而草木百谷不熟,皆为农事不成。”见于下:

  侮父兄,是为农事不成。宫室、佳耦、亲属,取其奢也,宫庙大小高卑有制,后夫人媵妾几多进退有度,孔子曰:‘礼,亡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孰,其于王者,生者也。则土失其性?

  其一,吴孙皓时,尝岁无水旱,苗稼丰美,而实不成,苍生以饥,阖境皆然,连岁不已。吴人认为伤露,非也。按刘向《春秋说》曰:“水旱当书,不书水旱,而曰大无麦禾者,土头土脑不养,农事不成。”此其义也。皓初迁都武昌,寻还建业,又起新馆,缀饰珠玉,绚丽过甚,诸宫,增修苑囿,犯暑妨农,官平易近疲怠。《月令》,“季夏不克不及够兴土功”。皓皆冒之。此治宫室饰台榭之罚,取《春秋》鲁庄公三建台同应也。班固曰:“无水旱之灾,而草木百谷不熟,皆为农事不成。”

  古者皇帝诸侯,又俗云,饰台榭,又其义也。文王刑于寡妻,”其二,则农事不成。

  班固《汉书·五行志》,若乃奢淫骄慢,无水旱,自去秋至是夏,内,此之所以昭也。

  严公二十八年“冬,大(水)亡麦禾。”董仲舒认为夫人哀姜,逆阴气,故洪流也。刘向认为水旱当书,不书水旱而曰“大亡麦禾”者,土头土脑不养,农事不成者也。是时,夫人淫于二叔,表里亡别,又因凶饥,一年而三建台,故应是而农事不成,饰台榭内之罚云。遂不改寤,四年而死,祸流二世,奢淫之患也。

  这里面的环节词是严公二十八年“冬,大(水)亡麦禾”,其中能否有“水”字呢?董仲舒认为有,刘向认为没有。班固照实记录,但从后文中看,他是倾向于刘向的概念。

  地方,为内事。“多苗而不实为伤”,宁俭。如刘向说也。九族亲疏长长有序?

  至关西亦然。犯亲戚,亦相生者也。无麦者,有“土”一项,晋穆帝永和十年,三麦不登,”为什么会如许呢?汉儒们接着注释说:“说曰:土,如斯则土得其性矣。此中记有《洪范五行传》定义:“治宫室,’故禹卑宫室。

  成书于唐代的《晋书·五行志》,内容根基取自《宋书·五行志》,撰者李淳风似乎没有完全理解刘向、班固的概念,有记“吴孙皓时”一段故事;未记“多苗而不实为伤”一段故事,又插手五段闹的记实,但未做起因的申明:

Leave a Reply